当前位置:吉林11选5 > 新闻资讯 >

第七章摩哈酒吧的存留(16/19)

多日後,机场一对身材英挺壮硕,窈窕轻盈的年青人,男的提了两只大型的行李箱,一边仰着头看着天空,女的美丽的脸庞上浮出一种悸动的笑意。旁人见了这一对俊秀佳人,都忍不住侧目多看一会。这名女子开口了说:“我们又到自己的家罗!子祥哥,我们突然回来,没有通知任何人,会不会……”俩人正是向子祥和方宜婷。向子祥未回答,伸手招了一辆计程车,将行李搬上车,说:“司机,麻烦将行李送到……摩斯客酒吧。”那司机应着问说:“我到那找哪位收钱?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到了那,说这是向子祥和方宜婷的行李,找谁收都可以!”宜婷不解的正想开口问,却被他拉着笑着说:“不用问!我们沿路走一走,累了再坐车。”俩人边走边嘻笑打骂,只见宜婷满脸通红,汗流不止。向子祥看了看太阳,说:“我们坐车吧!太阳的热力虽已傍晚依然很大,把你晒黑、晒晕了,可就麻烦了!”说着拿出手帕为她擦着脸颊的汗水。宜婷一双美目深情的看着他,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说:“没关系的!偶尔晒些太阳不至於这样的。”向子祥笑了笑摸摸她的脸,心里觉得对她疼惜,她总是能体会自己的心情,明知这样自己好辛苦,却仍高兴的陪着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俩人在路口下了车,远远己看到摩斯客酒吧门口,站着一个美丽身形正引颈昂首的望着,那份思念的期盼在这段距离中,向子祥隐约的都可以感受到。见她偶尔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,也知道她心急难安。向子祥和宜婷走到她的面前,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练,更显得他更高大英挺,脸上笑着说:“请问这位姑娘,你在想什麽啊?”魂萦梦系的声音突然在面前响起,仪琳兴奋的马上抬起头,看到熟悉的脸庞,更壮硕的身体,一贯的笑容终於又出现在她的面前,反而让她说不出话来。刚才还想着要对他说的话,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,只是极度高兴的说着:“你……”向子祥呵呵笑着说:“怎麽啦?你什麽?是不是风采依旧啊!一段时间没有和我说话,连话都不会说啦!”说着抬起手拍拍她的肩膀,宜婷却在一旁偷偷笑着。仪琳深深吸了口气,听他说话时所带的戏谑,可不就是不折不扣的他!一双美目看着他还是口拙的很,不知道为什麽?向子祥全身上下仔细端详着她,又说:“不错唷!变的更漂亮啦!可是……”仪琳听了一愣,终於说:“可是什麽?你想说什麽?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哎唷,终於反应正常啦!想说你的坏话,你才有反应,真是的!”仪琳又看看他说:“一回来,就只会欺负人!”向子祥被她这样一说,反而哈哈笑着说:“嗯,好啦!见你这样无神、心不在焉的,才逗着你的。怎麽这段时间过的还好吧!是不是很想我啊?”仪琳“啐!”了一声说:“想?想你的大头啦!”转身走向酒吧。向子祥耸耸肩,皱着鼻子说:“唉,宜婷,我们进去吧!”宜婷再也忍不住“噗嗤!”一声笑了出来说:“子祥哥,你真是皮在痒,那麽喜欢逗人家,等一下仪琳要真的生气,看你要怎麽哄她!”向子祥摇摇头,小声的在宜婷耳边说:“不会的啦!她对我们思念万千,哪会生气!”宜婷也摇摇头,打了一下他说:“走啦,进去了!你哦,真是令人又爱又恨,没人有你的办法!”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走进酒吧,景物依旧,桌椅却被使用的更剔透了。向子祥看了一下时间,距离营业还有半个小时,问着:“仪琳!”仪琳“嗯!”了一声,看着他。“法国菲里尼有没有寄葡萄酒来啊?”仪琳笑着说:“我说奇怪,法国怎麽寄东西来,原来是你要人家寄的哟!他还寄了一箱来呢!还打电话过来问你的近况。”向子祥惊讶的说:“仪琳,你也会法语啊?哇塞!你们怎麽都那麽棒!我真逊色多多。”仪琳笑着说:“听的懂,没问题,说嘛!就不如宜婷好了。”“那你有没有问问他,酒吧的生意怎麽样呢?”仪琳说:“他说现在酒吧好忙,每天客人不断,这一年来也积蓄了一些钱,他还说这全靠你的帮忙。过一段时间,他和女儿会暂歇息一段日子,来看你这位好朋友呢!”向子祥“哦!”一声说:“那葡萄酒可不卖的唷!”仪琳笑着说:“是!我知道那可是珍品,上次听你说它的故事,我都好想嚐呢!”向子祥“嗯!”了一声又说:“仪琳,你的技艺现在进展的如何?”仪琳嘻嘻的笑着说:“很熟练了,你要不要看看?”向子祥笑着点点头说:“好,顺便教你调”沃尼尔·祥“和”沃尼尔·婷“。”这时酒吧的两位女服务生也来了,看到向子祥和宜婷,马上走了过来有礼貌的说:“两位名人调酒师你们回来了啊!我们调酒师好想你们呢!”仪琳白了她俩一眼说:“你们是抓耙子唷!”向子祥哈哈笑着说:“就因为怕她想太多,得相思病,才赶快回来啊!”一边看向仪琳,只见她羞红着脸,嘟着嘴说:“相思你个大头啦!人家是担心你还是像那时行屍走肉一般,什麽都没感觉。”向子祥一凛正色的说:“真对不起!让你们忧心了,我以後不会啦!”脑海中又浮起那时无法调出白平昔的景阳岗酒而失意的状态。宜婷见状,怕他又……马上说:“子祥哥,你……”向子祥却马上浮出笑容说:“没关系,我已经不会计较啦,不用怕!”向子祥开始教仪琳调酒的成份,仪琳也开始动作。向子祥一旁看着,瞪大眼睛说:“不错哦!动作灵活顺畅,连双手都会啦!嗯,好吧!顺便把会长胜中的”静即是动“的技艺也教你,得好好练习,过段时间我帮你找了一个师傅教你品酒。以你的口感,将来应该会和我并驾齐驱,甚至於会凌驾於我。”仪琳一边学习,一面把“沃尼尔·婷”调了出来。完後,仪琳说:“子祥,我有件事要告诉你,不知道你会不会帮忙。”向子祥端着酒,一面试嚐着说:“嗯,调得还挺不错的唷!很好,一教就会!”见仪琳好像有什麽话难以启齿,又说:“你说说看哪!我也不知道什麽事可不可以帮忙,总得听了再说啦!”仪琳却吞吞吐吐的说:“是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向子祥等了半天见她支支唔唔,笑着说:“怎麽啦?才一段时间不见,连说话都转性啦!你也会不好意思啊!那不然用写的好了,乾脆嘛让它慢工出细活,还可以一个字一个字慢慢推敲,怎麽样?”宜婷一听“噗嗤!”一声,又笑了出来说:“仪琳,你就快说啦!让人等的都急了。”“好啦!好啦!是为摩哈酒吧啦!”仪琳说,“前一阵子,有一个叫做陆一飞的年青调酒师来摩哈酒吧,要点一杯最容易醉的酒,哪知道那山本龙口直接倒了一杯威士忌给他。酒才刚端上,他连喝也未喝就说:”就这麽一杯威士忌就想让人醉,到底是不是调酒师啊?如果不行,我调三杯,若是还能品的出调的酒有哪些,就算我输,这三杯酒就一百万酒钱;若是不行或醉倒,这间酒吧就以市价八折卖给我。“哪知我那个猪头弟弟一口就答应了,山本龙口也没反对,而且那陆一飞自己约定酒绝不会超过三种,而山本龙口真的三杯喝完就真的醉了,我弟弟只好跑来向我求救。我去了之後,他见我是女子不想和我比,还说:”好吧!既然你是他姐姐,给你一个机会,如果十天後你能找人胜过我,之前约定一笔勾消,一百万他照付;若是还不能胜他,他酒吧也不买了,不过得收起来。“隔天他也来到这里新闻资讯,见是我新闻资讯,点了一杯“伏特加螺丝钻”新闻资讯,喝完只说:“技艺不错!”转身就走,临走又说:“十天後他一定会再到摩哈,要我好好找人,除了女人不行。”恰巧你回来,所以……“向子祥没有说话,想了一会说:”那年青人是不是和宜婷差不多年纪,约二十四、五岁?“仪琳张口结舌的说:“你怎麽知道?那可不可以帮我?”向子祥哈哈大笑着说:“好啦!我和宜婷先回去休息,你联络喀拉蒙兄妹和郑宏他们,说我们回来了,否则可能以後会被烦死!”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回到住处,看到里面乾净的如未离前一般,可见仪琳常来打扫。不一会宜婷又来,说着:“房里好乾净!行李也拿过来了,真亏了仪琳!子祥哥,刚刚你是不是想到什麽,才急着回来?”向子祥笑着,看着宜婷说:“哎唷,真不枉你跟在我身旁,连我有什麽心思都知道,那你知不知道接下来我要做什麽啊?”宜婷微微笑着说:“你连我都叫回来,肯定是又要带我去哪,要不就是要我做什麽吧!”向子祥忍不住摸了一下宜婷的脸,说:“聪明!和你做事轻松多了。不过这次没有要你做什麽,而是要带你去一个地方!”宜婷笑着说:“去哪里呀?”向子祥呵呵笑着,神秘的说:“回你家让你父母看看,让他们知道你平安无事。”“什麽哇!”宜婷高兴的叫了出来说,“你愿意陪我回去啊!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你这跟屁虫跟了那麽久,不跟你回去交待一下,会被人说一点情份都没有!”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第二天,摩斯客酒吧热闹滚滚。喀拉蒙见到向子祥精神奕奕,一贯笑容浮现在脸上,点点头笑着说:“子祥,你更有名气啦!国际上已是赫赫有名,连宜婷在国际上也取得第一女调酒师名衔!”喀月儿更是高兴的说:“子祥,你调酒时那样子在电视报导的时候可帅了耶!”郑宏和卓董一行人更不放过打趣着。向子祥一看,马上心神一转,脱口说:“大家坐着,我今天调一杯难得美酒让各位嚐嚐,将来要嚐可得到法国去!”大家一听马上停了下来说:“那赶快!”宜婷、仪琳赶紧过来帮忙。向子祥嘘了口气,小声说:“好险早有准备,不然真会被消遣的体无完肤!”宜婷吃吃的笑着说:“是啊!你还真是神机妙算啊!连这都想到了,跟你一起做事还真不用烦恼啊!”仪琳也笑着说:“哪天有什麽疑难杂症找你就好了,还可以多赚点钱哦!”向子祥一愣说:“哇塞!你俩耳朵可真尖啊!我自言自语你俩都听的到,真是的!”又说:“仪琳,那陆一飞什麽时候会来啊?”仪琳算了算说:“後天。”向子祥开始调酒,只见他双手拿酒,停顿挥动,抛酒一气呵成的连贯动作,技艺更加高超!看的在坐的人目瞪口呆,一时鸦雀无言,直到每人手上都端着一杯“沃尼尔·婷”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今天从开始营业,仪琳和宜婷就一直忙碌着。向子祥则一直守在料理台的瓦斯炉旁,上面放着一只装着水的锅子,不知做些什麽。只见他脸庞滴下的汗水也没有时间去擦,一旁也放满着十几个酒杯和一支温度计。时而见他靠墙沉思,时而试喝着酒,眉头深锁,好像酒并不美味。忽而听他“呼喝!”一声,仪琳看一看,不理他;宜婷远远看着,却露出迷惑的表情,也不管他。只见他走进走出,料理台上多了好几瓶未开封不同的酒,之後又转移阵地到了微波炉旁。不知经过了多久的时间,酒吧工作量缓和了下来,宜婷有空闲,走到向子祥身旁,仪琳跟着,向子祥依然专心的做着他的事,浑然不觉身旁己多了人。倒了杯酒突然转身,宜婷吓了一跳“啊!”了一声,向子祥被她的一声叫声,差点和她撞个满怀,差点连手上的酒都给打翻,惊魂未定的说:“哇塞!你们俩吓人哦!知不知道人吓人,会吓死人哪!”仪琳在後面看的嘻嘻笑了出来说:“哎,不晓得做了什麽坏事,心神不宁,还说人家吓你!你在做什麽啦?忙到现在!”向子祥被问得,反而笑了出来说:“你等一下哦!”转身倒了两瓶酒,调过後说:“来,你俩每人喝半杯,试试好不好喝。”俩人试过,只觉这杯应该是极烈的酒却温润合口,不觉大口喝下,依然没有难以入喉的感觉,却马上有晕眩的感受,深深的吸了口气,脚步摇晃仍有点不听使唤。仪琳酒量较好靠在墙边休息,宜婷被向子祥扶着,却整个身子倒在向子祥身上,脸上红晕立起,连连深呼吸,才稳住身形。仪琳马上问道:“很好喝耶!可是为何会这样?”向子祥哈哈笑着不答,看着她俩一会,才说:“过了明天再告诉你们,可是得收学费!”宜婷这时才结舌的说:“子祥哥,你……你……得扶着我到一旁休息啦!我……我要……醉了!”向子祥摇摇头,半扶半抱的扶着她进休息室。又走了出来,自言自语的说:“哇塞!好厉害!她不可能那麽差啊!自找麻烦,自己得帮忙了!”仪琳此时也低着头,向子祥知道她也差不多了,同样扶着她去休息室,一整晚只好自己照顾酒吧生意。门口挂上歇业的牌子,向子祥帮忙整理着吧台。仪琳俩人没有人叫的情况下,竟然醒过来走出休息室。看着大家正忙着收拾,宜婷诧异的问道:“怎麽收拾整理啦?子祥哥,有什麽事吗?”向子祥愣了一会,恍然呵呵笑着说:“你们俩精神很好,是吧?看看现在几点了,好吗?”宜婷看了一下表“哇!”了一声说:“什麽!时间怎麽这样快?我不是才休息了一会吗?”仪琳不可置信的问说:“子祥,你到底是调了什麽酒给我们喝啊?”向子祥哈哈大笑的说:“我是时间大使,为了让时间跑快一些,特别调了一杯”忘魂酒“,没想到你们俩还记得怎麽回事!唉,我的酒,我的酒又失败罗!哈哈哈哈│。”宜婷嘟起嘴没说话。仪琳白了他一眼,说:“你欺负我们两个,故意整我们唷!”向子祥收起笑声说:“我只让你俩每人喝半杯也只不过一口,俩人就像只小猪似的不醒人事。我要是想整你们俩,让你们多喝些不就好了,还让你俩现在来数落我!嘿嘿嘿!”宜婷马上皱着鼻子,因为他又笑的好贼!向子祥又接着说:“下次我会记得!”仪琳马上接口说:“好哇!这样也不错,就让你一个人忙得……”才说了一半,宜婷马上阻止仪琳继续说,因为她意会到向子祥想说什麽。她突然笑嘻嘻的说:“子祥哥,你最好了!有新的进展还让我们先知道,可是你不要欺负我们,想趁机把我们卖掉啦!”向子祥一听,说:“唉唷!没想到你知道我要说什麽罗!那麽知心!那我勉强一点,就把你们留下来好了。”宜婷看着仪琳,俩人“噗嗤!”一声笑了起来说:“谢谢大人!那什麽时候把它教我们啊?”向子祥仰起头,停顿了一下说:“明天过後再告诉你们,回去好好休息,明天的事可有点麻烦呢!”宜婷、仪琳也为向子祥担心着:不知道他的酒量怎样?万一不好……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翌日,为了陆一飞的约定,大家提早将酒吧整理就续,准备营业。等待的当儿,陆一飞未来,范健泰和山本龙口己到,走进大门向子祥还忙着未曾抬头,一旁的仪琳已走了过去,只听到范健泰亲切的叫着:“姐姐!”向子祥才不经意的望向发声之处,见仪琳无任何反应只是沉默着,范健泰却是礼节有加的对着仪琳。向子祥浮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意,心想:终归是亲人,再坏终究也得尽些情义……所以不再理会,又忙着自己的工作。山本龙口走近吧台, 安徽11选5投注技巧一如往常极有礼貌的对着向子祥说:“向尚, 安徽11选5走势图您好!不知道您何时回来?您的技艺如此高超, 安徽11选5彩票网在国际上无以伦比, 安徽11选5彩票平台真该和您早些学习。”向子祥对於山本龙口的印象很好,便对他笑了笑说:“你不要如此说,欢迎你来!”山本龙口高兴的又深深的鞠躬,日本人的恭敬溢由言表,说:“向尚,阿里阿逗!我真的可以吗?”向子祥呵呵笑着点点头说:“是的!”此时,仪琳面无表情领着弟弟范健泰来到吧台前,范健泰已失去了往昔的不屑骄儌,不可一世的样子,恭敬有礼唯唯诺诺的问候向子祥。向子祥看着他,感觉他因情势有求於己,才压抑着原有的气焰,对自己假辞言表。向子祥关心仪琳,因她而伸出援手;另外一点是向子祥知道陆一飞可能就是陆泰兴之子,也想证实一下所以才答应。见到范健泰这付德行,忍不住哈哈大笑着说:“你已经转性啦?对我又不是……”突然住口,本想消遣他一番又怕伤到仪琳,所以没有往下说;看到仪琳露出羞愧的模样,更加不忍心。只好说:“你想让摩哈继续经营生存下去吗?”范健泰嘻笑着说:“那当然!我这也是间具有名气的酒吧,没人能……”范健泰意识到今天是来求助於姐姐,说话不可太过份,所以也住口。向子祥摇摇头,又呵呵笑着说:“不错!摩哈从你姐姐手上移转给你时,就已经打好根基,你需要用心经营。我今天帮你,只有一个要求,你一定做得到。”范健泰甩甩头,不在意的说:“你想要多少钱你说,我一定出的起!”仪琳一听,愣在一旁看着向子祥,不知所措。向子祥又笑了笑说:“钱,我不需要,摩斯客所赚的钱已够我花用。我只是希望你能善待山本龙口,他能帮你许多。”范健泰笑着说:“这我能处理,不用你……你如此说,我会多注意,而且我也待他不薄。只不过他连陆一飞都应付不了……”向子祥不再多说,“嗯!”了一声说:“我只是这样要求,其余我也无能为力,今天的事我会处理,你可以先回去等候。”范健泰依然嘻笑着说:“那感谢你,我就先回去了!”转头向山本龙口招招手,一起离去。向子祥摇摇头,叹了口气。仪琳羞愧的走到他身旁,轻轻的说:“子祥,我是不是很烦哪?你……你会不会讨厌我?”向子祥又回复笑容,看到她惊吓担心的模样,拍拍她的脸说:“你不要多心,你可是我的知心好友呢!这件事我做的到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如果是我遇到麻烦,你会不会帮我?”仪琳展露笑容的说:“我一定!用我生命去换都可以!”向子祥一凛,却不再说什麽,只是哈哈大笑的说:“那好!我都说要帮你了,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,知道了吧?”仪琳点点头,高兴的说:“你真好!不过我已和健泰说过,这是我最後一次帮他,下次不用再来找我。”向子祥拍拍她的肩说:“不要管太多了,过几天我那好友森会从英国来,你得去机场接他。好好见见你的老师,知道吗?他可是会给你带来礼物,我要他……”仪琳眼睛一亮说:“是什麽?”向子祥神秘的笑着说:“到时你就知道啦!”仪琳满怀感激的搂抱向子祥。他本想推开,却笑着说:“好啦!赶快准备东西,等人来罗!”仪琳高兴应着。宜婷此时也拿了一个保温箱过来递给他,宜婷却不解的问说:“子祥哥,你要这做什麽?”向子祥简单扼要的回答:“温酒啊!”宜婷还是不懂,心想:好奇怪!这样温酒!向子祥看着她笑了笑。又是一日工作的开始,今天的生意异常的好,向子祥、宜婷、仪琳三人都在吧台内忙着。仪琳、宜婷俩人一边闲聊,一边和吧台的客人周旋着;向子祥笑着双手快速调着客人需要的酒,没有说话。吧台的客人也正目不转睛的看着,却都没人开口,好像说话的瞬间,眼睛就可能失去一个重要画面般。一个小时过後,稍有喘息的空档,向子祥开始与客人闲扯。大门风铃又响,有人结帐离去,也有新的客人进来。此时仪琳走到他身旁,轻声说:“子祥,他来了!”向子祥转头看向进门的客人,却只针对一个脸带方正圆润、堆着笑容,身材略高的年青人打量着,很快的又收回目光。年青人很快的走到吧台前坐了下来,却依然笑着没有说话,而向子祥还是一贯的笑容。仪琳见向子祥都没有开口,在耳边小声问道:“你知道哪一位吗?”向子祥笑了笑,看着她说:“他今天的精神状况不错,而且有几天没有碰酒罗!”仪琳不解为什麽向子祥这样说,反问说:“你怎麽知道?”向子祥笑着摇摇头。这时吧台前的年青人看着仪琳,她也不再问话,迎了上去说:“你要先喝杯什麽吗?”向子祥此时知道自己并没有看错。陆一飞仍然笑容满面的说:“不用啦!你找到人帮你了没?如果没有,那我要走了!看来你这里的生意好的很呢!”向子祥一听,又看了看他,只见他目光四处环视、眼神灵敏,说话自信毫不在意。不等仪琳开口,随即说:“你可是陆一飞先生?”陆一飞眼光落到向子祥身上。其实他一进门就曾留意到他,只觉他气度非凡,面带笑容对他有着一份好感,不自觉回答:“是啊!你知道我,难不成你……”向子祥也对着他笑了笑,又说:“你知道今天来这可能会碰上对手,所以至少清醒了三、四天滴酒未沾,对吧?你本能的直觉真灵敏,难怪你在酒这上面能那麽突出。不过我奉劝你一句话,酒不要嚐的太深入,否则最後可能会走上失去味觉的路途,终至死亡。”陆一飞愣了一下,哈哈笑着说:“你说话太仁慈了,酒鬼就是酒鬼,何必为人留下颜面?对自己也太没自信啦!不过你怎麽知道我是个酒鬼?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吗?”换向子祥哈哈大笑的说:“说酒鬼,你也未免太自卑啦!能够想要禁酒就禁酒,岂是酒鬼能做的到?唉,只是你父亲也未免太自私啦!正式的调酒不传给你,却把酒量和酒的口感无一不传,真是的!不过也好,做个评监师也不错!”陆一飞听完跳了起来,惊讶的说:“你怎麽知道这是我父亲所传的?你……你从哪里知道我酒量不浅?”向子祥又呵呵的笑着。他在一面说话的当儿,已顺手调了一杯饮料端上吧台,说:“你不用惊奇,坐下喝杯提增你味觉的淡茶花酒吧!我特别为你调的。”陆一飞很怀疑的坐上位子。向子祥又继续说:“一般常喝酒,尤其像你这般,每日喝酒且是烈酒、混酒的人,眼中的血丝是不退的,但是他的眼睛与失眠或长期睡眠不足的人不同。差别在喝酒的人,血丝中会混杂青丝;失眠的人不会,但有黑眼圈。而你红丝退尽,不过却无法毫无痕迹,总会留着青丝晕,那表示你已三日以上没有豪饮才可能。而酒量则是听到你的事推测而来。至於你父亲,他早晚会来。”陆一飞有点信服的打量着眼前的人,只觉得他相当年轻,就算多也多不过自己多少岁,听他说话却句句皆是要害,此人必不简单!手上冷汗已出,不自觉也端起他所准备的茶酒,抑制着心中的不安。他一边喝,一边问道:“请问您大名是……”向子祥笑着。宜婷一旁代为答说:“姓向名子祥。要拜师,他可是所有人的第一选择!”陆一飞反而哈哈大笑,很有自信的说:“纵然是这样,也是一般人,要让我诚服先拿出本事,赢过我的挑战。而且这一次赌注可不小,一间酒吧和现金,赢不了什麽都别说!”这时吧台上的客人全都静默无声,静待後续发展。向子祥哈哈笑着说:“你想怎麽比呢?”陆一飞正色的说:“很简单,我不会凌持我的酒量,新闻资讯只要你能品出酒的种类,不需要喝完一整杯,我们就重新来过,直到你品不出,你输;我醉倒,我输,怎样?还有一样,那就是你调酒师生涯一起赌上!”向子祥一口答应着说:“好,但你也得赌上一项。那就是你输了,从此以後不可挑战任何一位调酒师,藉以达到赚钱的目地。”陆一飞更是一愣,心想:连这他也知道,不过也无所谓,自己还很有自信,输?太难啦!就算是,也赚够啦!便很爽快的说:“那就这样,开始吧!”仪琳、宜婷退出吧台。向子祥入内将刚才已准备的酒,用保温箱提了出来。陆一飞走进吧台,马上调了一杯酒;向子祥也倒出一杯酒。陆一飞很快喝下,只觉这一杯酒好像甜酒,从入口开始温和好喝,却直刺着喉咙尤如一条火龙钻入腹中,那种刺激己好久不曾有过。喝完後,头已微醺,但却毫不在意。向子祥却只浅嚐一口,笑着说:“好一杯混酒!米酒、竹叶青、玫瑰红三种。”陆一飞笑着又调了一杯。向子祥又调出一杯说:“你慢点喝!”,嚐了一下陆一飞的酒说:“你把你认为我无法嚐出的酒调出来後,再喝我这一杯。你这一杯是高梁、大麴和日本清酒。”陆一飞已有点佩服他,只是轻微一嚐,便能知道酒类。反观他却有点晃动,他只是不太相信的摇摇头,又调出了一杯,时间却稍长。向子祥一样的又说:“你稍等我先嚐过,你再喝。”向子祥轻嚐了一口,皱了皱眉头,又嚐了第二口後,嘘了口气说:“好混的一杯酒!真难喝!它包含了贵州醇、伏特加、高梁和不知道哪里酿的梨子甜酒。可对?”陆一飞惊讶的说:“你是第一个能嚐出它的人!连我自己酿的梨子酒都可以嚐出来!好吧,我喝这一杯。”这次陆一飞较谨慎不敢一次喝完,只觉得这杯酒竟然温过!入口香淳温和带点甜口,极为好喝;但是入腹之後竟有些烫。他毫不在意的又一口喝下另外一些,只觉身上已冒出汗水,两眼朦胧,手需扶着吧台才能站稳。向子祥看着他说:“你还行吗?”陆一飞却直摇着头,企图阻止他的晕眩,一时说不出话,很快的闭上眼睛。向子祥见状,马上扶着他,对宜婷、仪琳说:“吧台让给你们俩,他就交给我啦!”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时间接近一天的尾声,酒吧内也收拾完毕,大家一一离开。仪琳问道:“子祥,那陆一飞怎麽办?”向子祥微笑着说:“他酒量再好,也要到明天才会醒,所以就让他在酒吧休息吧!今晚我待在这里。”宜婷看看他,不忍心的说:“子祥哥,我一起留下来陪你吧!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不用啦!你回去休息,你们在这很不方便的。”仪琳却说:“可是这样你不是太累了吗?”向子祥又说:“不会的!不过你明天得准备两份午餐来,记得需耍一份清淡的汤。”仪琳点点头说:“那好吧!”向子祥又对着宜婷说:“宜婷,你明天来顺道帮我拿一套换洗衣物来。”说着把家门钥匙递给她。宜婷羞涩的说:“好啦!我会提早拿来,让你能梳洗。”俩人走向门口,仪琳突然转身过来说:“子祥,你是调了什麽酒?怎麽那麽厉害!两杯就醉倒啦?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其实我也没调什麽酒,只是他的酒量实在是太好了!凭藉着调酒能在让他醉之前,就无法试出他调的酒、或是醉倒。可他哪里知道我试嚐酒并不喝多,而且我还用了两种纯酿烈酒,一种叫做”神仙倒“,一种叫做”百日醉“。”仪琳笑着说:“它可是风闻中的中国名酒!光听名字就够呛的,你怎麽有办法拿到?”向子祥很神秘的笑着。宜婷惊呼的说:“子祥哥,你把沈四方师傅的宝藏都挖来啦!这两瓶酒可都上百年呢!”仪琳张口结舌的看着向子祥。向子祥挥了挥手说:“你俩回去小心,还是要留下嚐一杯啊?”宜婷伸了伸舌头说:“好啦!我们回去了。”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接近中午时光,陆一飞醒来。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好像是一间休息室,马上坐了起来,回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形,默默的叹了口气。站起身伸了个懒腰,却发现精神极好,竟然没有醉酒後醒来的宿醉,惊奇的走了出来。只见向子祥伏在酒吧的桌上睡着,心想:他竟然守了自己一夜!心里无限激动,心绪被牵引的阵阵波动。自从母亲离开後,再也没有被如此关怀过,心弦霎那之间被扣动的……想要流出眼泪。不自觉坐在向子祥身边,两眼仔细的看着向子祥,心里不禁起了敬爱之心,方正圆润的脸上,呆滞着没有任何表情。向子祥嘴角露出笑意,双眼倏然张开,对着他说:“不错,酒量比我预期的好太多了!不过输了,也不用这麽一张脸啊!难道这也是你父亲教的啊?”陆一飞不禁对眼前的人,又有了高测莫深的感觉,脱口问道:“你认识我父亲吗?不太可能吧?你也大不了我几岁啊!”向子祥没有马上回答,却问道:“怎麽样?身体没什麽不适吧?”陆一飞忽然想起什麽似的,又问:“你调了什麽酒给我喝?为什麽我会喝不出来?可以教我调吗?它一定要温酒吗?”一连串的问题,令向子祥只能一旁笑看他的说话表情。陆一飞拿出一张支票递了过来,向子祥不在意的瞄了一眼说:“那麽大的手笔啊!一出手就一百万!”陆一飞没有回答,随即又拿出一张更大面额的支票。向子祥同样看了一下,发现竟是前一张的五倍!眉毛耸动了一下,站起来说:“等我一下!”向子祥进入盥洗室洗了一把脸,走出来进入吧台。陆一飞跟了过来说:“我一向言而有信,这一杯酒令我醉,金额一百万。这一张是我要求你教我这杯酒的代价,希望你能答应,拜托你。”说完,深深的鞠了一个躬。向子祥收起一张,另外大金额退给他说:“这一张我不收,教你没问题!可是教你之後,还是有一些问题。”陆一飞落寞的说:“你还是不想教,是吧?也对,我们并不熟识,而且……我父亲他……就只有这样啦!”向子祥看到他的样子,不忍心的说:“不是我不想教,只是这学的金额对你也是种负担,不是吗?”陆一飞眼睛一亮的说:“这你大可放心,它对我来说已不算什麽了!而且我会从另外一个人身上拿回来。”向子祥疑惑的说:“你已经不可以再去对任何人比试……”陆一飞抢着说:“放心!我会实践诺言的。这个人我早已说好了,他想拥有他目前的状态就得付费,而且这也在和你比试之前,你应该无权限制我,对吗?”向子祥无奈的点点头,不过他却也知道这笔钱会从范健泰身上拿回来。深深的又叹了口气说:“既然你执意,我也不想让你觉得欠我什麽,随你吧!”说着自己动手调起酒来,只见他双手提酒一挑,两瓶酒直立着跳了起来,却不断的旋转着,双手再度抓着瓶颈一个翻动,酒已经抛起,两朵由酒瓶旋转时所幻起的花朵,比起美国西部牛仔耍枪的动作,更加实际好看!毫不做作的顺畅,好似瓶子本来就是身体的一部份,俐落的手法倏然而止,瓶盖己随着停止而向上飞起,瞬间酒吧内的空气也随着这一个动作而凝结。陆一飞看的已是冷汗直流,神情却更加兴奋,向子祥冷眼看他呵呵笑着,倒入雪克杯中的酒更是不耐寂寞,酒瓶分立两旁的同时,雪克杯已经黏上向子祥的手,银光一闪翩翩的舞动,不知在何时上盖已封上、翻转,更令他觉得不可思议!本身受过父亲调酒的训练,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连他的一半技艺都达不到,连最自信的品酒味感都不晓得够上他的几成?心中更是暗暗有了主意。思索的同时向子祥已端了两杯酒,一杯递给他。向子祥笑着说:“这杯酒很贵的,难得一嚐!今天你的口福不浅,凑巧我也想喝上一杯。”陆一飞已发自内心的钦佩,表露於行动之间,双手接过这杯酒,在鼻子十公分距离轻轻划过,酒香也传入了鼻子之内。赞叹之声随口而出:“好醇香的酒!清淡而不失原味,道地的白兰地和葡萄酒。可是为何又能发出这样浓郁的味道?你……”向子祥笑笑没有说话,举杯喝了一口。陆一飞也同样喝了一口,迫不及待的又问:“这杯酒真的无处可喝到吗?……我想起来了!难怪我觉得你很面善,你是震惊酒坛调酒界的”魔幻“调酒师!不但技艺国际第一,口感味觉、酒知识更是无人敢较技的国际调酒协会顾问,是不是?”向子祥哈哈大笑的说:“你的问号可真多啊!你老师在教你的时候,你的”问号“一定学的最好!不过你的问题我都可以两个字回答,那就是”没错“!”陆一飞紧接又问:“那这杯酒总有出处吧!它的酒名呢?”向子祥不经意的说:“出自我的手,酒名”沃尼尔·祥“。要喝去法国沃尼尔酒吧,我这里不卖。”陆一飞已经不知多少次露出惊讶的表情!这时仪琳和宜婷已同时到达,丰盛的午餐摆满了一桌。向子祥又打趣的说:“仪琳,你每次是不是都把我当成牛啊?每次都是那麽一堆菜,吃三餐还差不多!”陆一飞突然又想起什麽似的说:“之前的问题,你还没回答我呢!”向子祥哈哈笑着说:“你先吃东西吧!肚子应该很饿啦!问题还是那麽多,都已经答应教你,这些问题自然要让你知道为什麽,可是也不用如此迫不及待呀!我也得清洗一下,休息一会吧!”宜婷取来他的衣物递给他,他接过之後又说:“你们是不是也还没吃啊?那先吃吧,我一会就好。”说完转身进去盥洗室。清洗完後,换上乾净的衣服,向子祥感觉清爽许多,早餐没吃肚子也清晰咕噜的叫着。向子祥一面吃着午餐,一面看陆一飞狼吞虎咽的样子,不禁会心的一笑。用餐完,陆一飞急迫的又发出同样问题,向子祥却不缓不急的问道:“你为什麽那麽急着学啊?”陆一飞皱起眉头,沈思了一会才说:“其实是因为我父亲……他……”仪琳、宜婷收拾了桌面之後,又围坐过来听向子祥俩人的对答。仪琳更是仔细的看着之前令自己有点厌恶的挑衅者,现在看来渐渐感觉也并没有那麽讨厌,所以也默不出声,静静听着。向子祥也不催促他,停顿之後,他又极不愿的继续说:“他之前原是一个极努力又出色的调酒师,我也非常崇拜他,只是我和他俩人生活失去母亲之後,他开始酗酒,加上对酒的熟悉已无法满足自己,常常寻求速醉而不能自得,只有外出找寻更高超的品酒师或调酒师较艺,以达到麻醉自己痛苦的解脱。哪知渐渐手上的金钱用尽,他便以此作为谋财的一种方式,却越陷越深。虽然如此,他却极为疼爱我,养我成长、学习。每天我看到他痛苦的模样,只有陪着他一起喝酒,希望能让他的心情稍稍得已疏解,也因为这样父子的情感更加深厚。痛苦也因时间长久而慢慢麻痹,便开始把品酒的技能要领传给我,可是因他长期酗酒,很多的感觉已经迟缓,味觉也渐渐流逝,任何食物都需要极重的口味才能知味,连酒的麻醉也不得其效,无法再和人较技,生活又陷入问题,我只好也用他教我的东西,承了他的方式赚取金钱。我要求他传我调酒的手法、技术,但他已无能为力,只能口述无法示范。他在懊悔中觉得愧对我,於是戒除了酗酒的习惯,但是失去的灵敏却永远无法再回复,年纪也是最大因素,可是他爱我的心一直以来都没变,我一直感觉的到,为了他…“陆一飞叙述着,毫无自觉的流下两行热泪而不自知。向子祥听着,虽然叙说停顿,他也知道他为了父亲能够感受酒微醺的感觉,一边也为他寻求更能速醉的酒,以解决他迟顿的味觉,让他能有嚐酒的愉悦,这一份父子之情深,向子祥也深受感动。仪琳、宜婷早已感动的跟着流泪,还一面擦拭着。原来这也是陆泰兴失踪的原因!向子祥终於了解,哈哈笑着说:“好吧!你也不用急,我现在就教你。”陆一飞感觉到自己的失态,却高兴的看着向子祥说:“真是谢谢你!”向子祥转向仪琳俩人说:“你们俩怎麽啦?好险你俩不化粧,否则多了两张花脸,多丑啊!”两人不约而同“啐!”了一声。向子祥又对着宜婷说:“宜婷,你把我那两瓶沈师傅寄来没用完的酒拿过来吧!”宜婷“嗯!”了一声。陆一飞这时好像又想起什麽,脸上露出肃色说:“她们俩就是你调教的女调酒师吧!这位我比较不识(指仪琳),但那一位就是名满国际的”巧幻“,对吧?”向子祥呵呵笑着说:“是啊!不过你比较没印象的这一位,口感敏锐度将来也是首屈一指,可是你的好对手唷!哦,对了!你可知道你有位师祖技艺超群啊!”陆一飞惊奇的说:“我不知道!那就是我父亲的师傅,是不是?但他从来都没提过。”说完脸色黯然,向子祥没有说什麽。此时宜婷将酒拿了出来,向子祥又说:“这两瓶酒就送给你啦!要多也不可能,目前世上仅存两醰,而我取得两醰中的两瓶,一瓶名叫”神仙倒“,一瓶叫”百日醉“,是中国传奇中的酒。听说这一瓶”百日醉“我们的诗仙李白曾喝上一杯,诗兴大发作了一首名诗後,晕睡三日不醒,从此百日被打破,李白才有了诗仙之名。而这“神仙倒”就更传奇了,那就是八仙中的吕洞宾酒量极好,称酒不醉他,谁知他喝了这瓶酒之後,一样醉倒,所以称为“神仙倒”。否则不会让你一杯就倒!不过终归是酒既能被神话,就表示它有特色。至於我让你喝的酒事先温过,原因只是让酒更温和顺口,却能让酒精发挥的快一些,求得让你速醉;因为顺口,你会喝的多又快些,如此而已。所以将来只要是中国榖酿的酒,都可以如此温酒,都会更合口。至於调酒手法我不再叙述,你们都该知道。“陆一飞感激的说:”这样这麽名贵的酒,怎好……“向子祥笑着说:“这是你的孝心换的,对我来说并不贵重。过几日你得来拜见你的师祖,连你父亲……我看算了,你留下住处的地址,我们去好了。”陆一飞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些什麽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摩斯客十时许,即已热闹非凡!向子祥领着仪琳、宜婷到机场接回了会长胜中、森二人。会长胜中今天看来,虽然长途跋涉却精神奕奕,双眼之中隐隐透出兴奋。见到向子祥竟然心情波动,不知道该说些什麽,只是搂抱着向子祥,说了一句:“子祥,辛苦你!……还来这里接我。”向子祥呵呵的笑着说:“会长,您不要对我太见外,这样我俩就太生疏了!何况今天我挚友森也回到台湾,怎可怠慢!”转头看着森说:“对吧?”森在一旁使了个眼色,哈哈笑着。向子祥会意的又说:“会长,您难得散心四处游玩,就当作回来看我这个晚辈吧!我也好尽一尽晚辈之礼,陪您到处玩玩吧!”会长胜中突然豁然开朗,笑了出来说:“不错!我就认了你这个晚辈,也不吃亏啊!哈哈哈……”郑宏和向子祥私人关系,知道远方来客,也带了一些调酒协会的高级人物来到这里,和会长胜中寒喧问候着。向子祥则把仪琳正式介绍给森,一边打趣着说:“仪琳,见到老师还不好好行一下拜师礼?小心老师暗留一手,不倾囊相授!”仪琳娇媚横生的说:“才不会呢!是不是老师?”森一旁笑着不曾合嘴,心中的喜悦早已在心中起舞,回答说:“子祥老弟,不要还没开始就离间我师生俩啊!”向子祥哈哈大笑的说:“唷,你才刚收了个学生,就急护着她啦!那我以後可得小心侍候,否则老哥不怨我怨的牙痒的才怪呢!”只见森咧着嘴猛笑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中午时分,大家在餐厅用过午餐之後,礼貌接触的人群渐渐离去。会长胜中脸上有了希冀之色,心中悸动的盼望着。向子祥明显感受,说:“我和陆一飞联络过了,等一下我们就过去吧!”会长胜中疑惑的问:“陆一飞是谁呀?”向子祥神秘笑着说:“您徒儿的爱子!”会长胜中露出惊讶:“他……他长大了!他好吗?”向子祥正色的说:“他可好啦!酒的传承可也一流,您老可安慰啦!”会长胜中嘻嘻笑着,内心的安慰感触洋溢脸庞,令人感动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一行人来到了陆一飞的住处,较偏郊一间蛮大的平房,前面一块不算小的庭院,种满了树木花草,草木丛中一个身材削瘦黝黑、头发花白的中年人,弯着腰正专心的整理着。向子祥一行五、六人突然到访,中年人无意识的抬起头望着。会长胜中已激动的身躯抖动,热泪不自觉横溢脸颊,口中断断续续的喊着:“泰……泰兴是……你吧?”中年人看到人听到声音,身体有如雷击一般,向後退了一步;稳住身体後,手中的花剪脱手掉下,深陷的双眼也流出了两行泪水,内心交集的酸苦悔恨、喜悦高兴,想必也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。站立良久,才从口中吐出:“师傅,您怎麽知道来这……”一边抬动着有如千斤般的脚,缓缓走到会长胜中的面前,跪了下去,嘴里直喊着:“师傅,师傅原谅我……”仪琳手拉着向子祥;宜婷别过脸滴下了泪珠;向子祥木立当地,手轻轻握着拳;森则一边扶着胜中,眼眶红润。会长安慰的托起陆泰兴,挤出一丝安慰的笑说:“你还好吧?”大门边,刚步出来的陆一飞手上端着一杯饮料,看到此景也呆立在门边不知所措,一脸错愕。向子祥见状,向他招一招手要他过来,说:“一飞,见见你父亲的师傅!”陆一飞手上端了一杯饮料,不知道如何处理,却欣喜的喊着:“师祖,您来啦!爸爸他很想您……常常……”陆泰兴却笑喊着:“一飞,不要无礼!”一边对着胜中说:“师傅,这是我儿一飞,他很乖巧听话。”会长胜中很高兴的说:“不错,不错,一表人材。”陆一飞看到向子祥的眼色,把手中的饮料递给会长胜中说:“师祖,您喝些饮料。”退到了父亲的身旁。向子祥这时也面带笑容的向陆泰兴说:“陆先生,您好!不请自来,请您不要介意!”陆泰兴很欣赏的说:“你太客气了!我知道你,一飞这几天一直提起你,也谢谢你送的礼物。”森在一旁却“哼!”了一声说:“你这臭小子!多久啦?一点音讯都没有,虽然我们交情不深,可是跟你师傅也……”陆泰兴直陪笑着说:“对不起!真对不起!”仪琳俩人趁着对话的当儿,赶紧擦拭泪珠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陆泰兴肃手请大家进入屋内,陆一飞忙着倒茶。会长胜中唏嘘叹了口气说:“泰兴,最近可好?你呀!柔情舍不去,害了你。”陆泰兴羞愧的低下头说:“我知道我错了,请您原谅我!害了那麽多人,让我也得到报应,丧失了大半味觉,手脚也迟顿。不过上天还算待我不薄,给了我一飞这孩子,求学上进,自己也体会了酒的奥秘,可是我清醒想教他的时候,已经力不从心,这都怪我!我在想,这一生可能都不能再见到您啦!没想到却因一飞又……才可以向您忏悔。”会长胜中见徒儿已经洗心到如此程度,真是始料未及!高兴的不可言语,直说着:“这样就好,这样就好。子祥,真是谢谢你啦!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这和我没关系,我没帮上什麽忙。不过,我想请问一下陆泰兴先生,可还记得范化?”陆泰兴脸色忽然暗沉说:“我记得,他调酒技艺高过於我,却因我的嗜酒害了他,我最愧对的就是他。只有他高过我,却被我的侥幸害了。”向子祥却哈哈大笑着说:“我的技艺就是由他所传,带我入门。不过他曾告诉我他并不怨你,因为你,他後半生才能如此安逸、随心所欲。他要我若是见到你已後悔,就告诉你,请你不要在意!”陆泰兴不知心里想些什麽,看着向子祥说:“没想到他高超的技艺在你的身上更见光采,真替他高兴!那他现在可好?”“他现在在加拿大儿子那,应该还过得不错。”陆泰兴细声的说:“那就好!”大家再也不提往事,向子祥本来对他的不谅解也因他目前懊悔、知错,又迈入老年的形态不忍心,淡去殆尽。此刻,陆泰兴面浮忧愁的转向会长胜中说:“师傅,我……我目前已没有任何挂碍,只想好好忏悔剩余的日子,但是最不放心的就是一飞,他对调酒极有兴趣也有些资质,师傅,您可不可以帮帮他?让他有所精进,不要步入我的後尘。”会长胜中黯然的摇摇头说:“我年事已高,比你好不到哪里,手法技艺已经力不从心,恐怕也无能为力了。”陆泰兴只好叹了口气说:“都是我……连自己的孩子也担误了,真是罪有应得!以後只有看他自己的机运了。”“不过……”会长胜中又说,“目前技艺最高、国际排名第一的名师就在这,看他是否愿意调教,你倒是可以试试看,我实在也无能力能请得动他帮忙。”陆泰兴看向向子祥,燃起一份希望,他却故意别过头,当作没看见。森见了於心不忍,推了推向子祥,他回过头正想说话,陆泰兴竟然“咕咚!”一声跪在他面前。向子祥马上从坐椅上跳了起来说:“陆先生,您不要如此,我受不起!”会长胜中再次摇头,长叹一声│。森一旁也无话可说,只叫了一声:“子祥老弟!”陆泰兴知道希望破灭,极为吃力的坐回椅上,一份父母爱子无力悲痛的泪水吞往腹内,那份心酸向子祥也略有所动。宜婷深知他一向心胸开阔,从不计较,如今如此定是为了范化,心中无法完全释怀,也不愿勉强他,到了口边的话又吞了回去。哪里知道陆一飞到了向子祥面前,也跪了下来说:“师傅,求你答应教我!我只服你,若你不愿意,我只好放弃。”向子祥看了看他,叫了声:“一飞,你起来。”沉默了一会,心想:怎麽会变成这样?真是没想到!可是范化……又和一飞没有关联,答应了对自己又放不开……。脸上神色数变,内心交杂着。忽然脑中闪过一道灵光,叹了口气说:“好,不过有一个条件。一飞,你若能做的到,我就教你!还有得接受我调酒师规条,不可仗艺危害世人才行。”陆一飞马上回答说:“师傅,您说,我一定做到!”向子祥笑着说:“你回答的好快,你知道机会只有一次,过了就难以回头哦!你的资质我可以认同,但是心性我需要考核。现在起到酒吧上班一面学习,以一年的时间作考核,通过才正式收你,怎样?”陆一飞高兴的说:“不要说一年,三年我都接受!”向子祥说:“那好,就这样,还不快起来!”“是,师傅!”陆一飞愉快的爬起来。森不禁笑着说:“我就知道兄弟你没那麽无情!”陆泰兴更是喜极而泣的说:“一飞他比我当年有担当多了!”◎人世转瞬间,匆匆数十载;山河依旧在,人事皆以非。

,,江西快3投注

2020-06-04 01:49admin admin 点击

Powered by 吉林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